|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kazakh | Қазақша|
            ★★★ 【字体:
哈萨克民族的族源及其形成(一)
作者:贾合甫 …    文章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1-9    
哈萨克民族的族源及其形成(一)[ 来源:新浪 | 发布日期:2014-11-07 | 浏览( 24)人次 | 投稿 | 收藏 ]
贾合甫 米尔扎汗

    哈萨克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民族,它的族源早在公元前就在中国西域和中亚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中国古代伟大的史书《汉书》、《史记》大量记载着公元前3~1世纪的乌孙部落、康居部落和阿兰(奄蔡或阿兰聊)部落,与哈萨克族族源的密切关系。

    根据希腊、波斯文献和中国历史文献记载,可以确定古代塞人的故乡包括今天的哈萨克大草原、中亚及中国西部一带(新疆)。用“希腊以及部分用古拉丁语写成的古希腊、罗马文献对塞人的记载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写于公元前5世纪4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希腊人希罗多德的著作《历史》”。希罗多德有时将塞称为“亚洲斯基泰人”,他在著作中描述公元前486年至521年间波斯王大流士一世同斯基泰人作战场面的同时,也留下了有关中亚塞人的记载。

    古希腊历史学家斯特拉波将游牧的塞人称作“亚洲斯基泰人”。他们以畜牧业为主,使用双轮、四轮高车,两对或三对牛驾辕搬迁。居住在咸海锡尔河流域的氏族是玛撒该提氏族集团。希罗多德记述玛撒该提人不侍奉庄稼。

    中国历史著作中有许多关于塞人的记载。《汉书》中将斯基泰人称为“塞人”,称他们的首领为“塞王”。在佛教著作中,塞人又被称为“释种”,因而中国一些史书把塞人也称之为“释种”。

    历史研究者根据史书记载得出“马上射箭”和“饮马奶酒”为塞人首创的结论。他们有饮血盟誓的习惯,据美国人麦高文考证:当时,在中国蒙古大草原上生活的匈奴人曾向塞人学习骑术和马背上射箭的技术。擅长骑马射箭的饮马奶酒也是哈萨克族族源之一的乌孙人的习俗,直至近代,哈萨克人盟誓时都要把双手浸在鲜血中,这大概与先祖们的习惯有关系。

    研究者在对“哈萨克”这一称谓的产生进行推测和研究时,也往往与古代塞人联系起来研究。尤其是公元前3世纪至7世纪有过繁荣时期的古代塞人,曾采用过游牧、半游牧及定居等生产方式,但游牧生产在当时仍占据主要地位。据考古研究人员证实,塞人多牧放羊、骆驼和马。《汉书》关于塞人生产方式有逐水草而居的记载。

    也就是说,公元前3世纪末,在大月氏西迁定居之前,从西部的喀斯比、咸海一带到七河一带,及伊犁河谷、天山、阿尔泰山、鄂尔浑叶尼塞河谷一带是塞人的居住地,也就是西方史学著作中提到的提格提蒙达、萨迦人——戴尖顶帽的萨迦人的居住地。《汉书·西域志》载:“本塞地也,大月氏西破走塞土,塞王南越县度,大月氏居其地,后乌孙昆莫击破大月氏,大月氏徒西臣大夏,而乌孙昆莫居久,故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云。”这一点正证实了古代塞人与哈萨克族族源密不可分,他们当时的居住地即现在的哈萨克大草原,同时在生产经营、生活习俗诸方面有着相同和承接的关系。

    与塞人一样,古代匈奴人也与哈萨克族族源有关。匈奴王朝繁荣时期曾统治中国西北部的广大地区。据中国史书记载,匈奴人在公元前3世纪末才成为强大的氏族部落,即秦始皇统一中国也促进了北方匈奴氏族的统一。

    从那些关于匈奴人的史志记载和传说逸闻中可以看出,匈奴人与塞人、乌孙人、康居人、阿兰人以及其他突厥语氏族部落有着密切的关系。《汉书》中记载:乌孙人“与匈奴同俗”。而且从“乌孙西部至塞人之地臣属于匈奴,且匈奴击破大月氏。所以,手持单于信函的匈奴使臣们不论到哪个国家,都会得到食品、装备。”

    但匈奴是在公元前3~1世纪才兴盛起来的,在此之前,他们东临通古斯人,西受月氏人的攻击,匈奴单于甚至将儿子送到大月氏作人质。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登基,后来率部征服了中国北方和西部的许多氏族部落,臣属于他的氏族部落遍布东起杭盖山、阿尔泰山,西至阿姆河及喀斯比湖等广大地域。

当时匈奴人主要从事畜牧业,但到战事所需时,就会成为单于的骑兵。与哈萨克族有渊源关系的古代民族,如乌孙、康居、阿兰、突厥、突骑施、葛逻禄及哈萨克汗国时期的各部落都保留了这一特征。这足以证实匈奴人与哈萨克族族源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公元前126年,匈奴单于军臣死后,匈奴统治集团发生内讧,西域一些臣服于他的国家纷纷脱离臣属关系。受内讧和饥饿困扰的匈奴王国在公元前1世纪中叶彻底分裂,漠南一带的匈奴人归附汉朝,漠北匈奴则被迫迁徙。

    “单于震慑,屏气蒙毡,遁走于乌孙之地”,“后又至康居”。定居于乌孙地域的匈奴人在公元五六世纪人口已达20余万,后建立了悦般国。而据中国史料记载,远徙的匈奴单于是因无援而迁。据国外史学家研究,匈奴人西迁后曾在阿勒泰、七河流域到塔拉孜河、锡尔河沿岸定居。民间流传的冬布拉曲《沙依玛克的黄河》描述的就是这次迁徙。(《哈萨克苏维埃共和国大百科全书》第3卷,第449页)

    也就是说,在匈奴人西迁途中,曾在现在的哈萨克大草原,也就是古代乌孙、康居居住过一段时间,在他们继续向西(欧洲)迁徙途中,部分部落留在了哈萨克大草原,并融入当地的氏族部落之中。在巴尔托里德时期,曾一度兴盛于哈萨克大草原的悦般国,是匈奴人的一支古老的氏族部落,他们见识广、技艺高,在突厥王国兴起时曾是一个强大的部族。

    哈萨克斯坦考古学家、历史学家艾力凯依·玛尔胡兰在阐述古代匈奴人与哈萨克族各部落在人种学方面的密切联系时曾提到,至今他们还保留着大玉兹中的阿巴克、叶克依、苏万、阿勒班沙里潘、阿拉盘、拉班等部落的某些特征,小玉兹中的克德日、阿尔达力(叶弗达林)、阿代依、克特等部落,以及中玉兹中的阿尔根(阿热吾恒)、克普恰克、霍思热阿特等部落的某些特征;并证实了拉丁语专家当时将克普恰克称为阔曼或库曼,阿尔根称为阿尔根巴依或阿尔合甫巴依,克热德热称为克热德窝尼。这些部落都源于匈奴人的古老祖先合牙提,是曾在咸海、喀斯比海沿岸,锡尔河、七河沿岸、阿尔喀拉、阿勒泰、塔尔巴哈台地域居住的古老部落。

    据国外的历史、语言、考古学家们的考证,匈奴人的风俗习惯、精神生活、葬礼习俗、服饰艺术都无异于后来的哈萨克族人,他们的语言特点依然保留在现代的哈萨克语中。尤其是曾征战到欧洲,战绩赫赫的北匈奴领袖阿提拉去世后,为他唱挽歌中人们声声呼唤的“我那兄弟呀”,由此看出,悼念亡人与现代哈萨克族人丧葬习俗同出一辙,这也证明了某种顺承关系。

    国内外许多研究人员都认为哈萨克族中玉兹大部落中的阿尔根部落便是古代匈奴的直系后代,这无疑证明了古代匈奴人与哈萨克族族源密不可分。

    古代的大月氏是公元前三四世纪居住在敦煌、祁连山一带的部族。当时居住在这一带的乌孙部落和较为强盛的匈奴都曾臣服于大月氏并送留人质在大月氏王宫。直到公元前209年冒顿单于登基后打败大月氏,老二单于“杀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被击败的大月氏被迫西迁,穿过大宛,进攻大夏并征服了它,在阿姆河北岸建立了都城和王宫。而没有同他们西迁,留下来的部分大月氏人受到北山(即祁连山)一带的羌族的保护,后被称为“小月氏”。

(编辑:孙燕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阿布杜热依木江•阿不都
    少数民族奇特的数字习俗
    哈薩克古老的民間舞
    冬不拉
    阿肯弹唱传说
    金马驹子的传说
    佛教是如何定义善恶行为的
    什么叫“天人合一”
    塔塔尔族:源自唐代鞑靼后裔
    原始原味的哈萨克毡房农家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中国民族宗教网-哈萨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