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kazakh | Қазақша|
            ★★★ 【字体:
哈萨克民族的族源及其形成(三)
作者:贾合甫 …    文章来源:新浪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1-13    

    对于12世纪末、13世纪初,由铁木真统帅的蒙古人的强盛有许多史书记载。其中有着对整合充实了哈萨克民族成份的乃蛮、克烈、弘吉剌惕、蔑儿乞惕、札剌亦儿、瓦克等部落的文字记载。国内外一些历史研究者在提到当时与蒙古人在蒙古大草原相邻而居的部落时,将他们统称为蒙古部落。我们认为这是不大明确,不科学的观点。实际上,乃蛮、克烈等部落属突厥部落,他们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性格特征明显有异于蒙古人,这种差异最终导致他们分裂为蒙古和突厥语系部落。在当时,他们与叶苏凯和铁木真率领的蒙古部落地位平等。

    在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50年代间,先后在现在的蒙古大草原上的鄂尔洪河河谷发现到突厥汗国、突骑施汗国时代(6~8世纪)的建筑遗址,并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从而不仅证实了史书上的记载,而且还进一步说明乃蛮、克烈、弘吉剌惕、札剌亦儿、蔑儿乞惕、瓦克等部落确属突厥语系部落。考古文物和研究最终证实了它。尤其是卡拉苏克考古文物圈更是如此:“至今还未得到全面研究,散落较多的区域是阿勒泰、沙彦山山峦、叶尼塞河、奥甫及额尔齐斯河的西岸”。(斯兰木·哈布西《克烈志》,第10~11页)这些地带是古代匈奴人的居地,也是古代提格拉哈乌达萨迦人(尖顶帽塞人)向东迁徙定居并与当地部落融合的地域,古代的克普恰克部落也定居在这一带。因此,我们认为乃蛮、克烈、弘吉剌惕、札剌亦儿、瓦克等部落正是古代突厥部落的延续,并且充实了现代哈萨克民族的各部落。

    据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史料记载,直到13世纪,休养生息在蒙古大草原的突厥部落中“人口众多,势力强大的当属克烈部落。他们主要分布在杭盖山和肯特山之间的鄂尔浑河和图拉河流域”。“在克烈的西部,阿尔泰山,杭盖山之间居住着乃蛮人,有些人住在山地,有些人住在平原”(斯兰木·哈布西《克烈志》,第10~11页)。乃蛮人的故乡是鄂尔浑河,后与蒙古帝国的都城喀喇昆仑相连”(斯兰木·哈布西《克烈志》,第10~11页)。著名的鄂尔浑文字就是在这一带发现的。

    这两上部落克烈和乃蛮是现代哈萨克族中玉兹的主要部落。中国100多万哈萨克族人民大多数属于这两大部落。在《蒙古秘史》这样有价值的历史著作中,有许多关于这两个部落的活动地域及与蒙古人的历次征战等方面的论述。此外还有对弘吉剌惕、札剌亦儿、瓦克、蔑儿乞惕等部落的很全面的介绍。在此我们不详述这一时期的历史事件。

    当铁木真率领蒙古人兴盛起来后,他并不满足于只统一蒙古各部落,而是致力于征服所有相邻的克烈、乃蛮、札剌亦儿等突厥部落。他首先计划攻破塔塔尔和蔑儿乞惕部落。因此,克烈可汗脱勿邻勒与札剌亦儿可汗木华黎联合起来,“攻破蔑儿乞惕,俘虏了许多美女”(《蒙古秘史》哈文版)。但铁木真与木华黎的合盟在一年半后便产生了矛盾。1189年,铁木真周围的蒙古部落拥立28岁的他为成吉思汗(《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56~64页)。

    之后,铁木真(成吉思汗)与克烈部、脱勿邻勒可汗并肩作战,利用金国的姜总汗派遣自己手下的右丞相完颜去攻打塔塔尔蔑古真薜兀勒图部之机,向驻扎在浯漓札河一带的忽迷秃失秃延、纳剌秃失秃延地方的蔑古真薜兀勒图等塔塔尔人发起猛攻,并歼灭了他们。右丞相完颜听到这个消息,甚为欢欣,授予成吉思汗节度使之称号,并命名克烈可汗、脱勿邻勒为王汗(《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74页)。

    看到铁木真先后消灭了蔑儿乞惕部了塔塔尔部,日益强盛起来的突厥氏族部落(包括部分蒙古部落)于酉年(1201)聚集在阿勒剌阿地方,他们推举札木合为古尔汗,即大汗,共同商议征战成吉思汗和王汗二人的大计(《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79~80页)。当时,除了札剌亦儿部族之外,还有部分塔塔尔部落、弘吉剌惕部落、乃蛮太阳汗之弟古出兀惕部的不亦鲁黑汗、蔑儿乞惕部的脱黑脱阿·别乞之子忽秃、斡亦剌惕的忽都分别乞和泰亦赤兀惕的塔儿忽合乞里勒秃黑、豁敦斡儿长、阿兀出把阿秃儿等都参加了这个联盟。

    但是,商定的共图大业并没有延续多久,成吉思汗获悉他们将共同征战自己之后,便马上遣使告知王汗,王汗随即起兵,火速赶来会成吉思汗,共议迎战札木合的事宜,而由札木合汗率领的联军在阔亦田地方进行的激战中一败涂地。乃蛮部的不亦鲁黑汗逃向阿尔泰山阳坡一带的兀鲁山。蔑儿乞惕的脱黑脱阿之子忽秃顺着薜凉格河逃循。而札木合则一路抢劫,曾经推举札木合为大汗的百姓,沿额、古涅河而去(《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94~98页)。王汗乘胜追击札木合。成吉思汗则沿斡难河追击泰亦赤兀惕的战将阿兀出,并打败了他们,使他们臣服于自己。这次战役之后,成吉思汗马不停蹄地围歼反对自己的各个部落。戌年秋,成吉思汗征战部分塔塔尔部落,使之臣服。(《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94~98页)王汗前去征战蔑儿乞惕百姓,杀掉了脱黑脱阿·别乞的长子脱古思别乞,将脱黑脱阿·别乞赶到了巴尔忽真窳地方,然后,成吉思汗与王汗并肩作战,启程征战乃蛮部族太阳汗的弟弟不亦鲁黑汗,迫使他翻越阿尔泰山,直奔乌楞格尔河(《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98~101页)。在这次战役中,他们杀掉了乃蛮部的战将也迪士卜鲁黑。返回的路上,在巴亦答剌黑河的合流处,遇到了严阵以待的乃蛮部战将可克薜兀、撒卜勒黑的部队。因为当天天色已暮,故双方待明晨再战。没有勇气迎战的王汗(克烈汗、脱勿邻勒汗)和札木合在宿营地燃起篝火,乘着夜色沿合剌泄兀泐而去。将可克薜兀紧追不舍,并掳取王汗之子嗓昆的妻子儿女及百姓。但王汗立即遣使向成吉思汗求援,并救出了自己的百姓(《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03页)。从此,尽管王汗一再感谢成吉思汗的救助之恩,但成吉思汗却一直对王汗在乃蛮部战将可克薜兀来阻截时,将自己扔在废墟上的做法耿耿于怀。所以,他一面征服弘吉剌惕,一面又试探王汗及儿子桑昆,提出联姻的要求,即给自己的儿子拙赤聘桑昆之妹察兀儿别乞,将自己的女儿豁真别乞嫁与桑昆之子秃撒合。但桑昆不同意。成吉思汗闻之感到十分地遗憾(《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03页)。之后,成吉思汗决计消灭克烈部族。

    13世纪初,铁木真率领的蒙古部族强盛起来,与之相邻的突厥氏族部落却未能聚集在一起抗击铁木真。而铁木真却充分地利用了他们之间的矛盾,对克烈汗,即王汗说您是父亲也速该的安答(朋友),也就是我的父亲,乘机将他拉到自己的一边儿,利用这个关系削弱塔塔尔部和蔑儿乞惕的力量。而乃蛮部的太阳汗在自己的弟弟不亦鲁黑汗率领自己的臣民,与弘吉剌惕、蔑儿乞惕、塔塔尔等部一起参加了由札剌亦儿汗札木合统领的联盟,出征攻打成吉思汗时也没有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札剌亦儿汗札木合则没有代表曾经推举自己为王汗的众部族的共同利益,没有坚持斗争,反而违背了他们的共同利益在战场上溃败而逃,甚至背信弃义投靠铁木真。而这一切正是导致他们分崩离析的原因。特别是在后期,在充实了哈萨克民族成分的氏族部落中,最具威望和实力的乃蛮部和克烈部的统治者王汗和太阳汗没有同心协力一致抗击成吉思汗。这使他们最终没有逃脱失败的命运。

    辛亥年(1203年)夏季,成吉思汗整顿装备,在当年秋天突然向克烈汗发起了进攻(波斯拉施特《史集》)。将驻扎在者折额儿温都儿山之折儿拿赤孩峡口的王汗团团围住,战斗三天三夜,无力抵抗的克烈部于第三日投降。而王汗和儿子桑昆二人乘夜色逃循。在这次战役中,克烈部族的只儿斤部落的战将合答黑表现得十分勇敢(《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30~134页)。王汗及儿子桑昆出逃,行至克撒合剌地方的涅坤河边时,遇到了乃蛮部哨望者豁里速别亦处,不论他怎么解释自己就是王汗,无奈对方根本不相信,并杀了他(《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30~134页)。

    克烈部族被征服之后,乃蛮汗派遣使臣脱儿必塔失到注古惕部落的阿剌忽石贵族忽里那儿提出并肩抗击铁木真的建议,但未被采纳。而注古惕部落的阿剌忽石贵族忽里则派自己手下一个叫月忽难去成吉思汗处说:“乃蛮部的太阳汗欲夺取武器装备,抢劫您的臣民,请作为我的右部出击。虽然我认为这样不妥当,但还要提醒您,可别让他们抢劫百姓(《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38~142页)。一直伺机等待的成吉思汗这时开始准备征战乃蛮部族。

    但是,乃蛮部族的太阳汗晚了一步。由铁木真统领的蒙古人一一击败了与自己相邻而居的突厥氏族部落。太阳汗周围这时只有蔑儿乞惕部的脱黑脱阿别乞、札剌亦儿部的札木合,以及克烈、塔塔尔等部的一些部落首领。而且,在制定攻打成吉思汗的计划中,太阳汗与自己的儿子古出鲁之间产生了分歧,再说,札剌亦儿部的札木合是言而无信的人。紧紧抓住了这一千载难逢机遇的成吉思汗在1204年夏初出兵征战乃蛮部。在康合儿汗山(杭盖山)一带的合池儿河地方住着的太阳汗原计划翻过阿尔泰山,边退边战,拖垮战马瘦弱疲乏的蒙古部,再歼灭他们。但由于儿子古出鲁克和属下大官豁里继别不同意,所以被迫正面出击。于是,他率领众部,向塔米尔河移动,涉过鄂尔浑河,经纳忽岸东麓,到达了察乞儿马兀惕来一带。成吉思汗的哨望者禀报:乃蛮人来了(《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46~152页、152~153页)。听到这一消息的成吉思汗,认为现在夜幕即将降临,他们会在纳忽崖一带过夜(《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46~152页、152~153页)。也就是说,他将乃蛮人团团围起来了。而与乃蛮人共同出征抗击蒙古人的札剌亦儿部的札木合汗这时突然倒向成吉思汗一边。在纳忽崖战役中,乃蛮人一败涂地,太阳汗被捕。他的儿子古出鲁克由于当时在别处而幸免于难,并率部落兵马到塔米尔河一带居住(《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46~152页、152~153页)。后来又来到父亲太阳汗之弟不亦鲁黑统辖的地区,即阿尔泰山阳坡及叶尔齐斯河一举定夺。(波斯拉施特《史集》)。在1204年的秋季,成吉思汗在合剌答勒的忽札兀儿河边打败了蔑儿乞惕的脱黑脱阿别乞的军队(《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46~152页、152~153页)。而逃出来的脱黑脱阿别乞也携带着两个儿子忽者、赤剌温投奔了乃蛮部的太阳汗之弟不亦鲁黑汗。

    为了追击乃蛮汗古出鲁克和蔑儿乞惕汗脱黑脱阿,成吉思汗于丑年春天(1205年)翻越阿来山,在叶尔齐斯河与不黑都尔麻,向准备联合抗击自己的古出鲁克汗和脱黑脱阿发起了猛攻。在激战中,脱黑脱阿被流弹击中身亡。(《蒙古秘史》1992年哈文版,第156~157页)。而古出鲁克在由成吉思汗亲自挂帅的战役中战败了。为了保存势力,就带领部下离开自己祖祖辈辈休养生息的故土向西迁徙。即便是战败,他也绝不向成吉思汗投降。而克烈、蔑儿乞惕、弘吉剌惕、札剌亦儿等部落也与他们一道,向居住在阿拉湖、巴尔喀什湖、七河、叶斯力河、锡尔河、乌勒喜山等地的突厥部族(葛逻禄、康居、克普恰克、回鹘)迁徙。在激战中被捕的乃蛮汗国宫廷文书官塔塔吐昂(塔吾吐克)后来在回鹘文的基础上为蒙古人创制了文字。蒙古人征服克烈人和乃蛮人,实际上是为建立蒙古帝国奠定了基础。因为,蒙古人在先后击败相邻的塔塔尔、蔑儿乞惕、克烈、乃蛮等突厥部族的过程中,又征服了弘吉剌惕、瓦克、札剌亦儿等突厥部族。乃蛮部族的太阳汗去世之后,带着五名随从逃至唐鲁山的札剌亦儿统治者札木合,被自己的同伙抓起来送到了成吉思汗那儿,也遭到杀害。在这种情况下,溃败的突厥部族开始向北部的西部迁徙,部分没有迁徙的部落则臣服于蒙古部。

    就这样,蒙古人在寅年(1206年)平定了所有的毡房居民,聚集在鄂嫩河畔,竖起了九脚白旄纛旗,封铁木真为成吉思汗,拥他登上了可汗之尊位。成为征服了蒙古及突厥部族的最高统治者的成吉思汗开始致力于巩固政权,扩大领土,而他首先准备追击的宿敌就是乃蛮部族的古出鲁克。率领追随自己的乃蛮、克烈及其他突厥部族迁徙的古出鲁克跨越天山北麓(即现在的奇台、吉木萨尔和过去的另失八里地区),1208年到达了属于西辽(过去的喀喇契丹)王朝的地域,受到了西辽王直鲁克及王后古尔别继的信任,并娶西辽王的女儿浑为妻,千方百计地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利用直鲁古汗手下的穆斯林之间的矛盾,表示要帮助直鲁古镇压敌人,并得到了他的允许,开始在那些与自己同迁徙的乃蛮、克烈等部族中征集役畜战马,招募士兵。

    1212年,乃蛮汗古出鲁克屈出律夺取了西辽政权,但他准许年事已高、失去治理国家能力的岳父直鲁古在位执掌权力。这一历史事件可以说是当时居住在哈萨克草原东部、蒙古草原西部一带的强大部族乃蛮太阳汗扩大了乃蛮部族的统治范围,而重新崛起的标志。因为他夺取西辽政权,统治延续了七八年,后来他在一次战役中败逃到了巴达哈伤山,因迷了路于1218年,在撒里桓大峡谷,被成吉思汗派来追击的军事首领哲别那颜及部下杀害。当时(11~12世纪)在与蒙古相邻的部族中,乃蛮部的人口多,士兵众,还有自己的文字,文化也比较发达,因此乃蛮部族出现了著名的歌手胡巴铁根,以及著名的冬布拉手克尔布哈。据民间传说,无人敢向成吉思汗禀报其大儿子术赤的死讯。最后由著名的冬布拉手克尔布哈通过《瘸腿野马》这首流芳百世的冬布拉乐曲向成吉思汗委婉地传达了这一噩耗。

    也就是说,在当时与蒙古各部相邻而居的突厥部族中,最后一个被成吉思汗征服的就是乃蛮部族,直到1218年,由乃蛮部族太阳汗之继承人古出鲁克汗统治的西辽才被征服。

(编辑:孙燕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哈萨克民族的族源及其形成(二
    新疆和田古老维吾尔桑皮纸制
    新疆6遗产点列入首批丝路申遗
    人类为什么要保护文化遗产
    《玛纳斯》国内外研究综述
    新疆丝绸之路申遗工作基本准
    沙雅县又添一名自治区级非遗
    名城保护的怪象:一边拆除一
    语言问题的背后是文化
    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中国民族宗教网-哈萨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