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kazakh | Қазақша|
        ★★★ 【字体:
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自信
作者:何干强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2-18    

  早在1984年,中共中央作出《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表明了我们党领导的经济体制改革,一开始就是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的。而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再一次强调了“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笔者认为,这既是解决现实经济问题的紧迫需要,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性新要求。

  经济发展不应偏离指导思想

  目前,我国的整体经济出现了收入分配差距过大、部分行业产能过剩、供需结构失衡以及经济增速下行等问题。尽管这与外部的世界经济形势密切相关,但也同国内在某些时段、某些领域存在的轻视、淡化政治经济学指导,盲目搬用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以下简称“西方经济学”)制定具体政策,有必然联系。一段时期以来,一些人受西方新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试图把国有经济退出市场竞争领域作为改革攻坚目标,在国有、集体企业中推行管理层收购(MBO),同时“放手、放胆”发展私营经济,不利于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完善,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被部分削减。唯物史观揭示出,生产关系决定分配关系。当私有制经济比重加大到一定程度时,少数人的财富和收入就会出现惊人增长,占人口大多数的劳动人民的消费需求就会明显地相对缩小,这就势必造成生产过剩,使私有制与生产社会化这对矛盾在经济关系中逐渐凸显。因此,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公有制主体地位不能动摇,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不能动摇,这是保证我国各族人民共享发展成果的制度性保证,也是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坚持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保证”,就是从当前现状和长远发展结合的角度,精辟地阐明了学好用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性。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科学的

  当前,确有一些人在西方错误思潮影响下,陷入对政治经济学的认识误区。诸如,“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过是一种学派而已”、“《资本论》是革命的经济学,现在需要建设的经济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计划经济的老祖宗,现在已经过时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是本质经济学,不能解决实际经济问题”等等,造成了政治经济学在我国日益被“边缘化”。特别是在广大科研院校,关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教学体系残缺不全、课时严重不足,而关于西方经济学的各种课程充斥课堂、倍受热捧。

  习总书记此次讲话有很强的针对性。他强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自从人类思想史上产生了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这个学科领域,就形成了科学的和非科学的两大理论体系。政治经济学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它总结了人类社会的经济实践进入社会化大生产时代的新经验和新发展;是在人类最先进的思想方法唯物史观指导下,继承和扬弃前人经济思想,经过彻底的思想革命而形成的科学理论体系。因此,它是人类经济思想发展的结晶,绝不是个人的主观设计,更不属于宗派性质的学术派别。而马克思对这个理论体系的形成作出了开创性的伟大贡献。他的代表作《资本论》从抽象到具体,从微观到宏观,由表及里、又由里及表,既有分析又有综合,坚持理论逻辑与历史过程的一致性,辩证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形态运动的客观规律,其中包括了人类社会经济运动的一般规律。而由此形成的一系列科学经济范畴、原理,尤其是科学研究方法,不仅是指导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并已被实践证实的思想武器,还是我们形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形态的科学认识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科学的思想武器。可以说,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新形势下,只有坚持和发展政治经济学,才能全面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西方经济学存在一系列弊病

  确立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自信,必须深刻认识西方经济学的严重弊病。目前有种倾向,一谈学习马克思主义,就说要防止教条主义;一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说要借鉴西方经济学。其实,只要真正深刻理解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和辩证法,又能深入实际,就不会犯教条主义错误;那些搞教条主义的,往往是没有弄懂弄通马克思主义。而对现代西方经济学,如果没有批判和扬弃,就谈不上科学的借鉴。固然,资本主义经济形态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经阶段,其经济实践具有二重性,即资本主义私有制生产关系的规定性和社会化生产的一般规定性。因而西方经济学作为反映这种经济形态的理论,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这种一般规定性。从这个角度看,研究和借鉴现代西方经济学是必要的。但是,西方经济学从来不是科学的理论体系。这是因为,其指导思想是唯心史观,思维方法主要是形式逻辑而不是辩证逻辑,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利益,因而存在一系列弊病。

  一是主观性。站在“自利经济人”或人格化的资本这种立场上观察经济,这决定了其往往只能直观地或扭曲地反映客观经济形态。例如,所谓“要素创造价值”论,就体现了拜物教观念和对劳动创造价值的严重歪曲。

  二是表面性(或庸俗性)。仅仅停留在市场经济形态的流通、分配层面看问题,而忽略了在市场供求关系与工资、利润、利息和地租等分配关系的背后,是社会分工比例关系特别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在起决定性作用。

  三是片面性。看不到社会生产与市场流通的内在联系,只从流通层面研究市场经济现象。例如,凯恩斯主义从GDP(即∑(V+M))出发,搞消费、投资和外贸“三驾马车”调节宏观经济,就沿袭了“斯密教条”(在社会总产品∑(C+V+M)中丢掉了总不变资本∑C)这种片面性。西方经济学流派众多,正是不同学者在认识方法上存在不同的片面性的理论表现。

  四是含糊性。忽视了货币流通与商品流通、商品流通与资本流通之间的共性、联系和区别。例如,西方经济学中的货币理论,就忽视了商品流通决定货币流通这种因果关系,把货币与货币资本混为一谈。

  五是虚伪性和欺骗性。宣扬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自由、平等、相互尊重所有权和互利的,这是最典型的理论虚伪,其实质是用简单商品流通的交易关系掩盖生产领域资本家对雇佣工人的剥削关系。再以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数理分析方法为例,一些人认为这是其科学优势,其实不然。科学的数理分析必须以对经济关系科学定性为前提,要求数学运用服从科学的理论逻辑。但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却因为上述一系列缺陷,不可能符合这种要求,因此,如果只是用数学逻辑来掩盖理论逻辑的贫乏,就很难称之为“科学优势”。如果要用西方经济学来指导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能带来饮鸩止渴的效果。

  开拓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

  坚持对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自信,关键在于学好用好。习总书记指出,“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落实这些要求的基本前提是,要下决心弄懂弄通并在实际经济工作中自觉地应用政治经济学;与此同时,还必须深入调查研究,依靠和组织广大人民群众的经济实践,这样才能真正落实习总书记所说的“立足”、“揭示”、“提炼和总结”、“上升”,达到“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的目的。

  如果缺乏理论自信,继续迷信西方经济学,那就只会在其不同流派中“兜圈子”、“找药方”,可能导致某些颠覆性的错误。所以,开拓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实质上是要求端正深化经济改革和一切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政治经济学已经揭示出,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的一般关系不是根本对立的,可以实现有效结合;只要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的分配制度,广大人民群众就能走共同富裕之路;在此基础上,应用劳动二重性的原理,抓好宏观经济计划调控,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力量,市场供求关系就有条件实现基本平衡,国民经济就有条件实现可持续的科学发展。

  我们坚信,只要深入贯彻习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在实践中毫不动摇地应用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从而将其转化为指导具体实践的经济政策,就一定能够有效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夺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胜利。

  (作者系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编辑:彭凤平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主题和历史
    新疆玛纳斯国家湿地公园候鸟
    习近平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
    新疆:全国冬运会的新版图
    新疆吐鲁番石窟寺考古新进展
    新疆加快清洁能源应用 首座煤
    维吾尔族群众精心制作馕饼 服
    新疆民族企业走向资本市场
    探访新疆哈萨克族的“达斯坦
    新疆吐鲁番坐拥6件中国地理标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中国民族宗教网-哈萨克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