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kazakh | Қазақша|
        ★★★ 【字体:
朱维群:为什么“宗教信徒入党”行不通
作者:朱维群    文章来源:环球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6-25    

  《世界宗教研究》杂志2016年第一期以首篇位置刊登题为《论积极引导宗教的现实意义》的长篇文章。文中一方面表示认同“共产党员不能信教”,另一方面又倡言“宗教信徒可以入党”。该文作者是著名宗教学学者,所以文章一出就受到学界广泛关注。一些学者对此观点提出批评,而该文作者随后也发出反批评。

  “信徒可以入党”同“党员不能信教”能并行不悖吗

  将“信徒可以入党”和“党员不能信教”二者同时施行于中国共产党,在逻辑上是无法说通的,在工作上是无法操作的。因为在吸收宗教信徒加入党组织的那一刻,问题就变成了党内允许宗教信徒合法存在,变成了党员可以信教,“党员不能信教”原则已遭否定。如果一定要说,“信徒可以入党”同“党员可以信教”二者有所区别,那么也仅仅在于具体的人是先入教还是先入党。

  作为政策,二者的结果完全一样,那就是宗教合法进入党内,唯心主义世界观、有神论在党内合法存在,由此必然导致辩证唯物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哲学基础的地位丧失,党在组织上高度集中统一的优势动摇,党的宗教工作从无神论者对有神论者的工作,至少一部分变成有神论者之间的事情。这些年来,一些地方由于治党不严,一些党员转向宗教寻求精神慰藉和支撑,甚至成为事实上的宗教徒,以上消极现象已经不同程度发生,极大削弱了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今年4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再一次严肃批评“党员可以信教”的错误观点,并郑重明确指出,共产党员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并特别强调共产党员不能信教是政治纪律。毫无疑问,这里的“绝不能”既是针对党员信仰宗教的,也是针对宗教信徒入党的,因为后者“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这一点上,同前者没有任何区别。党的这一纪律,不可能只对一部分党员有效,而对另一部分党员无效。

  怎样看待“党章和党的文件并没有明确规定‘信徒不能入党’”

  “意义”一文作者在反批评中强调,“党章和党的文件并没有明确规定‘信徒不能入党’。因此,这一说法并没有违背党的纪律”。

  的确,党章没有明确写着“信徒不能入党”。但是党章同样也没有写着“党员不能信教”,那么“意义”一文作者是否打算据此再发起一场“党员能不能信教”的研讨呢?党章作为全党理论、思想和行动的最高章程,不可能事无大小,一一点到。党的组织和党员践行党章,在很多情况下要靠对党章精神的正确理解和同实际工作的紧密结合。就“信徒能不能入党”问题来说,党章的态度已经包含在更高层面的表述之中。

  党章指出,“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作为自己的行动指南。”众所周知,这一行动指南无论在哪个发展阶段上,其世界观基础都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而无神论又是这一世界观的基础性组成部分。党章同时指出,“中国共产党党员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众所周知,“共产主义觉悟”同宗教信仰分属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两大世界观阵营,二者无法兼容。坚持党的行动指南,坚持对党员的“共产主义觉悟”的要求,其中就包含了“党员不能信教”,当然也包含了“信徒不能入党”。

  至于“党的文件”,更早的不说,自1982年《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明确“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以来,中央文件已多次重申同样原则。大概是因为数十年来还没有人提出过“信徒可以入党”的政策建议,所以党的文件自然也没有就此作出专门回应的必要。但是,相关政策已经在“党员不能信教”原则中得到清楚的表明。党的文件从来也没有在政策上给“信徒可以入党”留下可以商量的空间。

  怎样看待“列宁关于信徒和司祭可以入党”的观点

  的确,列宁在十月革命前所著《社会主义和宗教》(1905年)等文中讲过“不禁止基督教徒和信奉上帝的人加入我们的党”。列宁提出这一观点是同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问题的基本态度联系在一起的,也是同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党所处具体环境联系在一起的。

  全面地看,列宁有关这个问题有着详细的论述。在列宁那里,“信徒可以入党”并不是工人阶级政党的一般的普遍适用性原则,而是在当时俄国具体条件下的一项特殊措施,同时还附加了很多严格的条件。列宁当时就指出,在司祭能不能入党问题上,由于西欧特殊的历史条件,西欧社会民主党的回答与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回答也可以不一致,“不能一成不变地在任何情况下都宣布说司祭不能成为社会民主党党员,但是也不能一成不变地提出相反的规定”。脱离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党所处的具体环境,置列宁关于同一切利用宗教愚弄工人的行为进行斗争的大量言论于不顾,将其丰富的思想简单归纳为“信徒可以入党”,不仅无助人们正确了解列宁的观点,而且可能造成列宁自相矛盾的印象。列宁这一观点所体现出的将政治上的坚定性与策略上的灵活性紧密结合的思考方式,对于我们做好今天的宗教工作仍然具有启示意义。但是,将其作为一百多年后中国共产党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思想和组织建设的一般性原则,则是有违科学研究态度的。

  怎样看待“周恩来关于允许宗教徒入党”的论述

  “意义”一文的作者为了证明“信徒可以入党”的合理性,特意两次引用周恩来在建国初期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如维吾尔族人,觉得共产党好,有的要求加入共产党,但他的宗教信仰一时又不愿放弃,我们便可以允许他加入,在政治上鼓励他进步,在思想上帮助他改造,否则会影响他前进。”但是“意义”作者在这里又有意无意忽略了1950年周恩来讲这段话的背景。

  1984年由中共中央统战部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共同出版的《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对这篇文章作了比较准确、完整的注释。注释清楚表明,周恩来这段话是针对新中国建立初期一些多数人口信教的少数民族地区特殊情况讲的,并不是全党通行的一般性政策。就全党的指导思想来说,周恩来在建国初期,就已经鲜明指出,“共产党里面的思想就只能是马列主义的思想。如果在共产党里面允许别种思想存在,共产党就不能成为国家的领导党,我们的国家就失掉前进的方向了”。

  这个注释也表明,随着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随着广大少数民族出身的党员政治觉悟和科学文化素质的提高,中央对他们世界观的要求同解放初期相比,不是同非少数民族出身的党员差距扩大,而是更趋一致。

  这次全国宗教工作会议重申,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格遵守党章规定,坚持共产主义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牢记党的宗旨,不得信仰宗教,更不得传播和发展宗教。这里根本没有对党员世界观的要求作民族性的区分。

  目前我们党的党员已发展到8000多万,其中不可避免会有一些党员不同程度受到宗教的影响,在世界观问题上发生动摇。党的方针是加强对他们的思想教育,帮助他们摆脱唯心主义宗教观念的束缚,对经帮助教育后仍然没有改变的,按照党内有关规定予以处置,而不是对其中一部分人可以降低标准,迁就他们的错误。如果我们今天还简单套用60多年前对一些少数民族成员入党放宽世界观要求的做法,甚至把这一做法当作一般政策运用于全党,更像是一场倒退。

  允许信徒入党才是“三个自信”吗

  “意义”一文作者批评不赞成“宗教人士入党”的人“太轻看了我们党的执政能力,把我们党想得太脆弱了,在此我们完全有必要展示我们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组织自信”。言下之意,谁对“信徒入党”持异议,谁就是“三个不自信”。这个观点显然过于武断了。

  回顾党的历史,党在革命战争年代和现代化国家建设过程中取得的一切成就,毫无例外建立在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并改造世界的基础上。党始终坚持对党员进行无神论教育,并实行党员不能信教的原则。在抗日战争最艰苦阶段,毛泽东公开申明“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主义者甚至宗教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但是决不能赞同他们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正是由于毫不动摇地坚持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使我们的党找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道路,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建立起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目标的党和国家的组织保障。难道时至今日,我们反而需要放弃或削弱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地位,通过引入唯心主义、有神论来证明和巩固党的“三个自信”吗?与其说这是“自信”,不如说更像是“不自信”。

  广大宗教界人士寄希望于执政党的是不断提高理论和工作水平,把国家搞好,更好地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是希望共产党里多一些同他们一样的宗教信徒。如果党的世界观统一性被瓦解,不仅真有可能出现“宗教团体异化、失控或被敌对势力掌控的严重后果”,更严重的是可能产生党被逐渐宗教化的危险。这才是我们党和爱国宗教界需要共同警惕与防范的。

  (作者是全国政协常委、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编辑:张鹏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阿合奇县《英雄·玛纳斯》舞
    乌鲁木齐:双语图书广受欢迎
    焉耆花儿舞蹈首登国家级大舞
    新疆吉木萨尔成立北庭学研究
    “汉代新疆与丝绸之路”专题
    全国统一战线对口支援新疆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统筹整
    阿图什农民库尔班江不忘党的
    “玉雕之乡”新疆人的幸福生
    新疆昌吉公路管理局吉木萨尔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中国民族宗教网-哈萨克在线
    QQ;1436185400
    Tel:15099087821